注册发信息
 

在山东,我亲历的“招商”骗局

    来源网站:www.yqqun.com   更新日期:2019-11-09 08:45:59  信息编号:6-63493

【云企网】刚刚辞掉工作的我,正悠然的赋闲在家。偶然一次机会,知道一个要好朋友在深圳创立了一家化妆品公司 ,其公司所经营的化妆品在珠三角及整个华南地区的销售都很不错。朋友得知我辞职的消息后,好一番鼓动,并以自己的
刚刚辞掉工作的我,正悠然的赋闲在家。偶然一次机会,知道一个要好朋友在深圳创立了一家化妆品公司 ,其公司所经营的化妆品在珠三角及整个华南地区的销售都很不错。朋友得知我辞职的消息后,好一番鼓动,并以自己的创业史现身说法在我面前,希望我能替他去开发北方市场。原本就有创业冲动的我,看到朋友的公司业务发展不错,又经他这么一说,便让自己下定了也要自己搏一搏的决心。
   由于我原先负责过北方市场的业务,尤其是在山东呆的时间特别长(约有5年时间吧)。结合朋友公司现有的产品结构及我所了解的山东市场状况,决定以某一染发产品为重点突破口。于是乎,刚过完国庆节,我就再次踏上了山东的土地。我首先联系到齐鲁晚报的广告部,在晚报上(全省版)发布两期招商广告。10月13日,第一期广告如期上报。从早上9点多开始,我的手机就开始陆续响了起来。有试探打听消息的,也有真正对产品感兴趣希望面谈的,不过最多的各个不同性质的广告商询问有没有下一步的广告计划的。所有打进来询问有关产品或代理的,我都进行了认真的回答;而询问广告计划的,我更多的是委婉的表示了拒绝。时间定格在12:05的时候,一个自称是枣庄矿务局下属滕州煤矿的姓江的办公主任把电话打到了我的手机上,询问了一下公司及产品的情况,并提出想对我们招商的染发产品进行团购。我当即问他,你们一个煤矿为何要团购染发产品?他的回答是:他们煤矿有三个班共计2400多人在井下采煤,其中有超过600多人由于常年戴着安全冒致使头发受损变黄或变白,团购染发产品是以福利形式发放给职工;而且说星期一早上的领导办公会议特别提到了这点,矿长要求在最快时间内办好这件事。我询问到他,“我们的产品还未上市,你如何知道我们的产品?如果团购,需要采购多少 ?” 这个所谓的办公室主任立即回答到“巧的很,刚刚看到你们的招商广告,就给你来电话了。至于具体采购的数量,你最好过来或派个人,我们可以面谈。”我以14日,要参加济南美博会为由,说没时间过去,可以电话联系或改天再去造访。对方一听,马上说道:“*经理,我们是国营煤矿企业,现在效益好的很。你们不带样品过来,不现场作个演示的话,那我们只有去找别的牌子了,你自己考虑吧”说辞,挂掉了电话。
   听到对方挂掉电话响起的嘟嘟声,我一下子犹豫了起来。一是接了整个一上午的电话,要么是试探消息的,要么就是推销广告的,只有这一个有可能产生实质的效益。但又怀疑这个所谓的办公室主任所说的是否是真的。我看了看他的来电手机号码,并查证了的确是枣庄滕州的。于是,我又通过查询114,找到了几个地处滕州的煤矿办公室的电话,先拔了一个叫柴里煤矿的电话,询问到办公室无此姓的人,又接着拔了一个叫fu shen的煤矿的电话,问其办公室主任是否姓江,对方告诉我是有一个姓江的办公室主任。挂完电话,我顿时喜上眉头。因为我深知,跟一些经济效益较好的单位打交道,只有公关到位,应该会有一个很不错的结果。我心里暗自下决心,一定要把这头一仗拿下,来个旗开得胜。
   下午14:00,我给这个姓江的拔了电话,“你好,江主任,实在不好意思,刚来到山东,事情比较多,非常感谢你对我们产品的兴趣。”对方答道:“我们现正跟另一牌子厂家正沟通着呢,你那个价位是多少呀?”“你们团购,一定给你最优惠的价格。你看你下午或晚上方不方便,我亲自到滕州拜访你,以表示我的诚意。”“那好吧,你过来吧,晚上我们一起研究下,拿出一个供货方案,明天一早你就到我们矿上跟我们矿长再沟通一下。”姓江的说。看来对方有意,我没再多想,立刻打的到了长途汽车站,买了一张到滕州的汽车票。车是15:00开的,要18:00才能到达滕州。上车后,我又给这个姓江的打了一次电话,跟他说要晚上6:00左右到滕州,要他无论如何都要一起吃个饭。这些年,做生意,吃个饭,喝喝茶,洗个桑拿,都是太普遍的现象了。我心想着,要想搞定这个单子,今晚肯定少不了破费,但要是能建立起这样一种关系,还愁以后不挣钱。坐在车上的我,脑子里想的最多的就是如何搞定这个江主任,如何给其报价,如何结算,关系建立后如何发展等等。虽然刹那间还是有一点点不放心,担心是不是个骗子。但又考虑到自己最多损失些交通住宿费以及可能的饭局娱乐费等,如果是真的,那么所有的费用都能挣出来,还能小赚一把,且以后还会有更多机会。
   18:00分,班车下了京福高速开始驶向滕州。18:10,进入到了滕州的外环路上。这个时候,已经华灯初上。透过车窗,仍然能较为清晰的看到汽车所经过的在建的滕州奥体中心、上海花园等这个城市的漂亮夜景。18:18分,到达汽车站(看得出是新建的,规模挺大),我再次拔通了那个江主任的电话。他告诉我,他现在正从矿区赶往市区的路上,叫我先找地方住下来再说。我问他,住哪离他那比较方便?“到邮电大厦吧,我家离那比较近”“行,住下完毕我再给你电话!”我叫住一辆出租车直奔邮电大厦。一路上,我也趋机问问出租车司机有关滕州的情况。司机告诉我,滕州有近180万人口,是全国最大的县级市;滕州机床、机械、化工等支柱产业,贡献了整个枣庄80%的财政收入;陈水扁当政的台湾总是闹台独,滕州也整个想闹“滕独”--脱离枣庄管辖,成立独立的地级市;滕州好地段的商品房已经到4000元/平米了。不到十分钟的车程,没想到竟也从出租车司机口中得出这么多有关滕州的东西,想想这个滕州还蛮厉害的。
  来到邮电大厦的总台,看到墙上挂有三星级的牌匾,标出的标准间房价是178元/间,服务员说打完折后是158元/间。行,给我开一间。房号是1303,在得到房间号的同时,第一时间就打电话告诉那个江主任。“你先到房间休息一会,我马上到”江主任回复说。作上电梯,来到13层,开了房间,丢下行李,看了看整个房间的布局,觉得房间不怎么样呀,价钱倒不便宜。看来,滕州的消费水平还不低呢。19:20分,门铃响了起来。我知道,一定是那个江主任到了,我快步过去开了门。“江主任,是吧,你好!你好!”见来人,50多岁,中等身材,剪了个平头,看起来,挺富态的。“你好,*经理,不好意思让你专门跑一趟”“哪里,哪里, 能够来到滕州结识江经理,那是我的荣幸呀”双方如此寒喧不到两分钟。
  因为已是晚上7点多了,我提议一起去吃个饭。那个江主任先是推辞说,“吃饭不急,以后有机会,咱们先把情况说一下。”“唉,都到这个点了,咱们一边吃饭一边谈,两个不误,再说我坐了一下午的车,肚子可真是有点饿了。”见我执意要去吃饭,他没再坚持。“咱到哪去吃,江主任您饭局多,滕州熟,您说去哪吃?”我向他问询道。“咱们不要搞太麻烦了,就到3楼随便吃点吧。”“好,咱就到3楼去吃!”于是,我们两人坐电梯到了3楼—该大厦的**酒店。问服务员还有没有包间?“还有一个”,“好,带我们去吧。”期间,姓江的把他的所谓的司机叫了上来。我叫他去点菜,他不肯,我只得自己出来点。看到这个酒店特别介绍有江淮菜,特意点了三个;另外在服务员的推荐下,又点了三个这个酒店的特色菜;当然肯定还少不了海参等海鲜了。当时我想,这个姓江作为一个煤矿办公室主任,平时应酬啊饭局啊肯定不少,所以点的菜的标准不能太低,要不显得咱小气。点完菜,来到包间,见这个江主任抽着烟,又赶忙叫服务员来了一包玉溪烟。问其喝什么酒,江说平时应酬喝酒太多,今个喝点啤酒就得了。“怎么可能,咱山东人喝酒豪爽那是出了名的,来一瓶白酒!”100多又不见了。虽然我也不善酒力,平日最讨厌喝酒尤其是白酒,但为了生意,也只有豁出去了,要不把他伺候好了,明天的单子还不好说呢。
   三个人,10几个菜,好烟好酒。我平日里,怎么都不敢如此奢侈,心再疼也只有压在心里了。三个人有说有笑的喝着吃着,推杯换盏间,业务仍是最重要的主题。在那一瓶白酒快要倒完之际,我没想到那个姓江的司机突然说吃饱了,说下去看看车。因为涉及到与江谈相关的业务事宜,我就没再留他。接着,我把市场的零售价格给其报了,跟他说“考虑到你们是团购,要的量也不小,为了表示诚意,我按公司的批发价跟你们结算。”其实,这个报价比公司批发价仍高出一截,必须得让自己有足够的余地。(另外,化妆品在其中的利润算是非常暴的)“价格你们一定要放到最低,不然我没法向领导交代”姓江的说道。“这已经是最低了,咱公司很多一年销售好几百万的大客户也都是这个价。正常来说,我们是不能报批发价给终端用户的,要不被我们的代理商知道,后果可不好收场”我向其诉苦说道。“真不能再少了,我可打听了,别人厂家的价格可没这么高哦!”“老狐狸,果真是有备而来!”我心中如是想。“这样,为了表示对江主任的感谢,我把原本只有代理商完成任务才能享受的年底返利拿出来,进货的*%作为你的辛苦费!”我使出第二步。不知道是不是我今晚的招待太够意思还是他喝的有点上头,他直接来了一句“我按你的报价再加*%与你结算,你把那个返利与多出部分到时打到我的卡上,怎么样?”没想到,他回答的这么痛快。一边说着“没问题,按您江主任说的办就是了”一边暗自想着,“你也太贪了吧,拿返利部分还不够,还要自己给自己再加上一部分!”他见我表示支持,又一再叮嘱到我:‘这事只有你知我知天知地知,可绝不能再让别人知道了啊!另外,你要跟你们总部的人打好招呼,千万不要说漏嘴啊’“一定,一定,您也是为我们公司好嘛”我答道。我趁势又向其说,“按公司规定,团购订货,需要交纳总货款的30%作为订金,您看这订金明天能否一并交上?”“你们这个公司规矩可真多,算一下,30%是多少?”江问道。“也就1万多”“好,没问题,但明天与矿长谈完以后,我们要签订个协议,并且要附上你们公司与你的相关证件的复印件。”江又一次爽快的答应了。我马上举起酒杯向他迎过去,“江主任,真够痛快,签协议留证件都没问题”事情出乎意料的进展顺利,当时我也是喝酒喝上了头,也根本没去想为什么他会答应的如此快。
  我与江的业务问题谈妥之后,剩下的就是明天如何与其矿长的沟通了。这个江为了表明与我已经站在了同一起跑线,特意嘱咐式的告诉我说:“我们那个矿长姓潘,年近60了,我跟了他很多年,太了解他的为人了。”江引以为自豪的说,“我们这个潘矿长太爱面子,你明天这么跟他说‘本来想叫您矿长晚上出来吃个饭喝个茶的,但考虑到您工作辛苦了一天,又生怕打扰了您休息,向与江主任一起登门拜访您,又觉得这样初次来太冒失。’”“真是老江湖,连这个明天我如何与他那个潘矿长说都已经想好了”突然间觉得,是不是这个江故意设好的一个局呀。但事已到此,也就顾不上这么多了。“江主任,真是未雨绸缪呀,考虑事情这么周密。我明白了!”我伸出大姆指向其说道。“今晚吃完饭,我就去矿长他家,他知道今晚我会与你谈这个业务,我得向他去汇报与你谈的情况,同时买点水果捎去你的问候呀。”江接着说,“因为这个事情是矿长今天开会亲自抓的,而且明天就要定,所以今晚我必须得向他把情况说明。”我没想到,这个家伙吃完饭还要去向领导汇报工作。“江主任,可真是个大忙人呀。那一定要矿长面前多说些好话哦。”
   快到9点了,桌上的菜吃了有大概三分之二多吧,酒是喝完了。反正喝得是头重脚轻,脑子却还是有三分的清醒。叫来服务员结了账,这个姓江的说他结,我没等他说完,就把钱递给了服务员。我送这个姓江的走到电梯口,他突然抓住我的手说,“*经理,你们南方人酒量也很厉害!走,要不要一起买些水果去矿长家?”“唉,我喝多了,我就不去了,您去谈工作,再加上我这第一次来,我去不方便不好吧。”我回绝道。“那你看,要捎带点什么水果去好呢”听这话,我即明白:他是想让我给钱让其去买,老东西!“我不知道矿长喜欢吃什么水果”一边说着,一边从钱包里拿出三百块钱来递到他手上。“这三百块钱,您拿着,您看着买就是了解”我故作大方的表示。他很自然的接过钱说,“那行,我一定把*经理你的问候带到,你上去休息吧,明天早上7:40,我来接你一起去矿上。”“好的,那您慢点走!”
   送走了这个贪婪的家伙,我来到了自己的房间。酒精在麻醉我的同时,也在刺激的我的思维。我象是在云里梦里似的盘算着,如果说这个单子能签下来的话,又可算是我的一笔得意之作,今晚的这些花费都会统统挣出来。我仍然向往常一样,拿出手机,把闹钟调到明天的7:00。我知道,明天7:40,这个江主任会来接我一起去他们矿上找他们矿长沟通。我甚至于都觉得,今晚搞定的这个姓江的,明天的工作就差不多是走个过场。想着想着,似乎整个人都要漂起来了。我唱起了“你知道我容易吗,上辈子欠你的。。。。。。”,去了洗手间,然后洗澡,然后呼呼的睡了下去。
   闹钟准时在第二天的7:00把我从昨夜的美梦中叫醒,我抓紧洗漱完毕拿着早餐券来到了那我曾有点熟悉的3楼。随便喝了碗稀饭,吃了些点心,我就来到了1楼总台办理退房手续。查房、开票、退押金,完了正好是7:35。我在大堂的沙发上坐着、等候着。7:40,正好7:40,手机响了起来。是那江主任来的,他说,“车子在来接我的路上发生了车祸,撞倒了一个人,现正送往医院的路上呢”他让我在宾馆等着,处理完事情后我马上赶过来接一起去矿上。我的心立刻为之一震,怎么早不发生晚不发生,偏偏是在这时,我有一种不详的预兆。我继续坐在大堂的沙发上,看着退房的人一拔接一拔的离开。8:20,我拔通了那个姓江的电话,这时我还庆幸还能打通他的电话,他告诉我现正在医院与受害者家属协商处理车祸事情呢,叫我再等一会,处理完毕马上过来。我还没来得及问他在哪个医院,他就把电话挂掉了。从拔通电话到他挂掉,不到一分钟,而我由谨慎的一点庆幸忽然又变得更加的不安起来。我拔通了昨天在济南打的那个有个姓江的办公室主任的煤矿的电话。通了,不过接电话人说,他不知道有没有姓江的。我问他,你是哪个部门的,他说是调度的,之后又匆匆挂上电话。我接着又重拔过去,不过电话没有人再接。挂掉,又重拔,还是没人接。我又拔114,查询到这个FS煤矿的办公室电话,打过去,接电话人说没有这个人。我变得有点紧张起来,再次拔了114,查询了另外三个滕州附近的煤矿的办公室电话。一一打过去,都说没有一个姓江的办公室主任,也没有什么姓潘的矿长。这时,我不再急躁,只是变得更加的失落,我已认定这就是个骗局。不过,转念我想,他如果说只是骗个吃喝,骗点水果钱,未免也过于知足了吧。此时的我,想来个将计就计,看看能否再引这个骗子现身,将他交由警方。我又重新拔通了这个江骗子的手机,结果接连5次都是无人接听。我之后拔通了当地派出所的电话,告之说我要报案,是诈骗案,结果因为数额太小,不能立案。我仰天长叹了一口气,心想这个狡猾的骗子已经达到了骗我的目的,也许已经开始在找寻下一个目标,谋划下一次欺骗行动了。
   9:30,我离开了邮电大厦,漫步在去滕州火车站的路上。我没有心思再去看街道两旁的风景,只是偶尔闪现在眼中的三人一队的巡逻警察,让人感到了这个城市的深处可能还暗藏很多另一面的东西。在火车站的候车室,我眼前浮现着这前后不到24小时所发生的一切场景。以前听说过,很多皮包公司打着招商的旗号去骗人,很让人痛悟;而我这个从南方来到北方,正儿八经、实实在在想创点业做点事的人,却在第一次就彻头彻尾的掉在了人家设好的陷阱里,也许更让人觉得可笑。这难道就是常人所说的交学费吗?俗话说,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吃一堑长一智吧!不过,经历这次以后,我更能感悟到:人不能太浮躁,欲速则不达;人不能太贪婪,天下不会掉馅饼,要掉也不会掉到你头上!
   12:15,我踏上了开往济南的列车!再见,墨子、鲁班的故里---滕州!
  
   2008 年10月14日晚 22:35
  
  哎,就当交学费了吧,该死的骗子!   求业务心切。呵呵。
  这种得来的业务虽说符合中国的常规,但是小人就是利用这点而来行骗。
  我现在的宗旨就是不见兔子不撒鹰。宁可做不成业务。
  中国铁通有声短信面向全国诚征各地市代理商,有兴趣请联系我们,QQ 1056169195
  欢迎登陆我们的网站www.102199.com,试听我们的产品。
  
  

在山东,我亲历的“招商”骗局   a

在山东,我亲历的“招商”骗局   原本以为对山东人充满着好感,而且自己在山东呆了那么长时间,没想还是被骗.心里那个不舒服就别提了,就算是让自己吸取经验教训了.
  通过此次事件,希望那些想急于招商成功的朋友们能吸取经验教训,切不可急于求成,不可太相信于人!
  在昆明的时候也是被骗过,去年公司业绩不好的时候,我和经理一起出去找单,结果就被骗了。只不过涉及的金额不是很多,倒是害得我们在昆明理工大学白白等人家一个下午。郁闷。。。。。。。
  吃一堑长一智吧!
  自己的被骗经历,让我想起了电视剧《局中局》中的一段情节。但凡是人,还是多长几个心眼吧。
  这样的骗子真是无聊,以后还是要多当心
在山东,我亲历的“招商”骗局网站网址:http://www.yqqun.com/news/63493.html 该信息由用户发布在中国改制资产评估网站,内容中涉及的所有法律责任由此商家承担,请自行识别内容真实性!
 
商家资料
相关信息推荐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常见问题 | 侵权信息 |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手机版
【云企网】 - 国内知名的物流信息发布平台